羽田机场测试经过东京市中心新航路
来源:羽田机场测试经过东京市中心新航路发稿时间:2020-03-29 11:06:30


美浓轮随后乘坐专用大巴来到国展中心,再次接受健康检测,留下住所、联系方式、来京目的等信息。随后美浓轮打出租车返回位于通州区的家,还有一位身着防护服的检疫人员同行。

截至3月27日24时,全省累计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467例,累计出院1341例,累计死亡8例。

在美浓轮看来,中国成熟的科技也在抗击疫情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微信建群、疫情管理等应用程序可以有效帮助相关部门联络和监管,迅速传达各种信息。而日本往往是通过电话传达消息,费时费力,而且缺乏了解他人情况的渠道,导致隔离期间难免因担心自身处境而胡思乱想。

“中国严格的防控措施从空中就开始了。”美浓轮泰史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回忆:3月10日下午,他登上了东京飞往北京的国际航班。起飞后不久,佩戴口罩、手套、护目镜等防护设备的空乘发给每位乘客一张出入境健康申明卡,询问过去14日的所在地、赴京目的、住所以及是否出现感冒症状等细节。到达机场后,美浓轮泰史被工作人员引导至检疫站,提交出入境健康申明卡,检测体温并接受新冠病毒咽拭子采样。几经周折,终于被允许入境。

图为美浓轮泰史在隔离酒店练习中文台词(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美浓轮泰史更惊叹“中国民间力量的强大”。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隔离期间除了不能出去,他并未感到任何生活上的不便。无论是居家隔离还是集中隔离,生活起居都有工作人员协助打理。帮收快递、送餐上门、清理垃圾……涵盖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他说,“这些后勤工作必须有人做,居委会、酒店等机构的民间人士冒着自己可能被传染的风险加班加点的默默工作,非常辛苦,我敬佩他们无私奉献的精神,想对他们道声‘感谢’”!

图为美浓轮泰史在隔离期间操练中国功夫(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让美浓轮泰史吃惊的是,到家已经快夜里12时了,小区居委会的工作人员居然在门口等他。随行检疫人员直接向居委会介绍了美浓轮的情况,有效避免了个别人谎报信息。

眼看日本新冠肺炎确诊患者越来越多,美浓轮泰史认为,日本应对疫情的决心不够,缺乏风险意识和危机管理能力,总是等出现问题以后才想办法补救,殊不知为时已晚。在抗击疫情方面显然中国更为主动,早预测、早决断、早准备、早行动,全国拧成一股力量,这是日本难以做到的。现在日本的疫情愈发严峻,日本政府必须尽快出台强有力的措施。【#留学生在美检测阴性抵京后确诊#】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庞星火27日通报,3月26日,北京市新增报告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4例,确诊病例来源英国2例、法国1例、美国1例。

流行病学调查发现,该患者在美国出现发热症状前,曾密切接触过有发热症状的同学,但在此期间一直未佩戴口罩。3月13日,患者与另一名同学出现了发热症状。